Top

室内设计的时尚趋势--著名台湾设计师史迪威主题讲座

时间:2018-09-06 来源: 浏览:284

世界设计的趋势

接下来开始讲今天第一个阶段的内容,第一阶段叫做“世界设计的趋势”。这个趋势来自几个地方。欧美国家在十八世纪末的时候,开始发展蒸汽机,蒸汽机借着机械的力量,取代了动物:如马、牛,或者人的力量,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变化。通过机械生产线,改变了人类的运输方式,从汽车、轮船,到现在的飞机,改变了二十世纪整个科技的文明的进步,这个进步最根本来自十八世纪的工业革命。

工业革命在整个欧美起了关键而绝对性的影响。中国近代两百年的历史,是非常惨痛的历史阶段,在清朝初年的时候,乾隆对整个国外的事物做了“海禁”,不让外国知识及任何新的东西进来,这样闭关自守之后的中国与跟工业革命完全脱节,这个脱节造成中国历史的落后。

工业革命是技术和科技的大的改变,这个改变使得任何参与的人都得到好处。火车、蒸汽机这样的设备使得工业革命做了一个很大的跃进。在这个时期欧美国家出现了一批有为的建筑师。可能在座很多人是学室内设计的,但室内设计与建筑是息息相关的,其实早期非常多的建筑师也做室内。早期的建筑师设计完了建筑,还要设计建筑里面的家具、灯具等,比如美国的赖特(Frank Lloyd Wright),在现代主义与工业革命结合的进程中,他是一个开路先锋。

我们刚才看到的流水山庄,整个建筑就是来自于混凝土这种结构工程的改进。在过去,石材、木造结构在水面还很难施盖,这样一个小的别墅,坐落在熊溪河畔。这个建筑不大,却成为当时一个很重要的地标性的建筑。所以,一个时代的改变不一定来自于大型的建筑商,可能是来自于突破旧观念的建筑。就赖特本身来讲,从传统手工艺进入到工业革命中间,他刚好扮演了桥梁的角色。他一边延续了建筑室内这种设计行业的传统手工艺的精神,一边延续了新的材料和新的技术。在欧洲,如德国的包豪斯学院(Bauhaus),就是在工业革命的背景下,怎样把工业的产品与人的需求结合?包豪斯当时的校长叫Gropius,后来他也到了美国。二次大战以后,很多好的或有理想的建筑师都跑到美国发展,所以欧洲包豪斯学院的精神也到了美国去生根。


现代主义出现之前,欧洲的建筑跟中国的宫殿一样,要有基座、身体,还有屋顶,我们叫做古代建筑。它是来自于“三段论”的设计原理,要求基座扎实、空间协调,重视屋顶的遮蔽功能。以包豪斯里的一位老师、德国建筑师Mies van der Rohe 开始,打破了这种概念,在现代主义里面,他的建筑像一个玻璃的盒子,悬浮在草地上面。他不再用大的重的结构作为基座来撑起房子,房子本身这种钢构甚至用混凝土,都很轻巧。他用一个大的玻璃盒子把人遮风挡雨的“容器”塑造出来了。在一九三几年的西班牙巴塞罗那设计博览会上,他提出了现代主义的建筑的观念。


巴塞罗那经典沙发椅

(幻灯片)左上角的这张沙发椅,在今天很多的家具店里还出现,包括现代的这些豪宅里面都会有这样的单椅。这就是当时他设计的椅子,非常经典。所以一个有时代意义的设计作品,不会因为时代的演变被淘汰,反而历久弥新。法国有一个建筑师叫柯布西耶(Le Corbusier),他也是朗香教堂的主建筑师,也是现代主义建筑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推手。他提出了建筑的五个原则。一个房子,它底下可能掏空,它屋顶有一个空中花园,窗子是水平窗。今天很多的业主让你设计一个现代的房子,常常是走水平线条,走水平的开口。它跟传统的建筑不同是,传统是走垂直开口。这个是为什么?因为传统的建筑以石材为主,用石头一个一个堆砌起来的,当你窗子开得很大的时候,这个窗子上面的那段石头就撑不住了,所以它变成用拱形的结构才能把这个跨距用石材支撑起来。

我们常常用水平窗来区分古典建筑和现代传统。从我们的设计来看,水平的窗子代表一种现代的观念,垂直代表古典的观念,这个可以用建筑发展的结构的力学来看。朗香教堂是标准的混凝土结构,赖特把房子架在这个水面上。

通过这个过程我们可以得知,很多现代的建筑师们,都在寻求工业语言与建筑的结合。工业革命,包括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的兴起,也来自于当时的生产线。很多的实业家剥削工人,他们要求工人每天在生产线上面制造东西,无日无夜的生活非常悲惨,所以那个时候出现了一种新的反思,工业革命的生产线让都市人聚集,但并没有把人的幸福感带回来。人的价值好象因为工业革命而被越踩越低,这时候不止是实业家,还有很多的哲学家也做了一个反思,叫做现象学的观念。现象学的观念认为,空间都是为了人来设计的,空间是抽象的、纯粹的、客观的,但这样还不够,还必须要有人进到这个空间里来,空间和人发生互动,发生感情以后,这个空间才有效果。所以在他所有的设计里面,把空间改成“场所”,场所的英文叫做place,我到一个place去,而不是我到一个space,大家知道英文space是空间,place是一个地点,这个地点是和人有关系的。

在这种情况下开始把人和建筑,人和室内结合在一起。一段历史,也是在起起伏伏,反反复复的设计的过程之下出现的。这时候美国的第二代的建筑师——Louis Kahn,他把一个人内在本质的需求跟设计结合,所以一个好的建筑作品,好的室内空间,很重视空间要传达给人怎么样的一个本质。他要设计一个学校,学校早先的时候是一个书院的形式,它可能不是在教室里上课,而是在一个大树底下,一个老师坐在中间,学生围绕在树荫下,谈一些老师的想法。这是最早形成的一个书院的观念,甚至叫做学校的观念,那么一个图书馆应该是人到图书馆里面找寻,与书本知识的互动。所以在缅因州的一个私立高中的图书馆,进去以后,会看到四个大圆洞,圆洞后面是充满着书籍的一个设计,看到四个圆洞里的书,有非常大的震撼的效果。对于他来说,找寻设计和人的关系,这之间的结果称为本质的设计,就是他称为natural,本质的意思。这个本质对我们今天很多设计师来讲,同样是非常重要的设计目标,就是怎样寻找设计的本质、设计的精神,也称为“场所精神”,你要设计一个地点,或做室内设计的时候,这个空间要与人的强烈的精神层次相呼应。这种呼应在安藤的很多设计作品里可以看到,他用很多清水混凝土,在单纯的没有材料个性和变化的情况下,寻求的是一种空间的本质。安藤的光的教堂、水的教堂,都表现了虚和实,以建筑的很单纯的量体和周围发生呼应的关系。

对于一个建筑师或室内设计师来讲,其实他找寻的是设计最根本而精神的层面,超越他对物质、对造型、对材料的堆砌。所以要评价一个设计师,最高的境界是在没有物质堆砌的前提下,给人以更深刻而强烈的精神层面的效果。欧洲瑞士的一位建筑师,后来也是哈佛的教授Peter Zumthor,其实他是一个水泥匠而已。但是瑞士整个国家的水准非常的高,他从一个石匠,成为当今被称为世界最出名的建筑师之一,他的东西一点都不复杂,干净的不得了。他在瑞士山上的一个温泉汤屋做了一个概念的建筑,让水和人产生一个互动,并与当地的石材结合。同时灯光的处理又非常低调,我们称为简约主义。他非常重视雕塑感,人在泡温泉的过程中,更享受一种宁静的感觉。

这里强调的是,今天我们很多的建筑师,太追求表面的物质的和非空间的一种结果。历史上几个最有代表性的设计师和建筑师,他们超越了这些物质。世界上非常多的宗教,很多宗教是不拜偶像的。佛教有各式各样的神,基督教也有它的神,就是上帝或耶稣,天主教有圣母玛丽亚,但是在犹太教的教堂里面,你看不到任何神,都是空的台子。建筑师也有他的追求,就是在这种物质和空间之间找寻它的本质。

数位革命

现在进到我们的三个主题,第一个是“数位革命”,数位革命源自于一九年。西方国家在科学上面开始寻求电子科技的发展,1953年在麻省理工学院,设计出了可以帮助人来计算的机器。它非常大,可能比我们今天用的桌子还要大,还要耗很大的电量,但是它计算的非常有限。经过一段时间不断的改变,真正的革命来自于1991年,美国的电子计算公司,让IBM个人电脑进入到每一个人桌子前面,它改变了我们所有工作的环境,所有人和人的联系,这都是一个非常大的突破。这种突破中也包括对于设计的美感的要求。

这两个建筑师叫Herzog and De Meuron,是瑞士建筑师,早先他们做了一些德国的项目,其中一个项目是火车的调运站,看似一个个方形的房子,今天看来会觉得很丑,但当时来看,建筑师能设计出这样的房子其实是很难的。当时来讲的话,1992年刚好也是IBM电脑来到每个人桌面上的时候,在这个过程里,他慢慢扫描,一个方盒子的概念慢慢出现,看起来它整个房子非常呆板,但这两个建筑师已经号称当时的前卫建筑师,他们开始找寻在数位革命下的一些新的设计原则和原理。

包括他帮慕尼黑设计一个戈梅兹/ Goetz Collection美术图书馆和媒体实验图书馆,后来在日本的青山附近设计的PRADA一个企业总部,这个企业总部跟我们传统的建筑不太一样。包括日本的伊东丰雄,也是非常懂得掌握时代精神的建筑师,他在东京市区设计的一个小型的百货公司,表面上像CHESS的一种风格,还有他为迪奥设计的一个旗舰店及安藤忠雄设计的表参道的一个购物中心,在当时来讲,都是非常好的一个调整,这个调整就是我们称之为数位革命的,视觉的,投影的,透明的扫描现代观念放进视觉设计的领域里面。在过去,根本不认为这是一种设计的美的条件,其实在数位革命里面,以我们的设计理论来看,它慢慢出现了一种新的对于美的需求。

这个需求早先出现在法国的两个年轻人的家里面,这两个年轻人事Christo和Jeanne Claude。他们在家里面说“我们到底能在这个数位革命里面做些什么事情呢?”后来他们想“好吧,那我们就来做无聊的事情吧。”他们开始把家里的电话包起来,拍个照,把他们的家具、椅子、化妆台包起来,用个玻璃的透明罩包起来拍个照,他们也不知道在做什么,但是大家觉得这是新的感觉。这两个年轻人不止是拍家里的东西,甚至跑到巴黎的街头,把很多户外的雕塑包起来拍个照,每次拍完照片,就开始办展览。把巴黎香榭大道上的大树包扎起来,打上灯光然后拍照,每次的展览都非常的轰动。

因为在这之前没有一种透明的美感,以前的人喜欢雕塑感,喜欢那种很扎实的东西,但数位革命、电脑是什么?你把电脑的荧幕电源一拔掉就什么都没有了。它其实就是个投影,是个虚的东西。所以从来没有一个时代那么重视“虚”的结果,我们讲的以前的建筑,以前的艺术重视“实”的。数位革命找寻一种“虚”的美,它其实是新的美感的开始,开始了一种新的历程。对于设计来说,什么是时代精神?来自于它背后衍生出来的一种新的结果。

他们后来到了德国的国会大厦底下,国会大厦那时候刚好要做改建,他又去把这个大楼包起来,整个做了一个“虚”的建筑,你看这个德国的国会大厦非常实在,雕塑感非常强,像巴洛克那种线条。他把它整个包起来,是新的国会大厦,跟原来大厦完全不一样,但它却代表今天我们称之为数位革命的一种新的精神。这两个年轻人包的不止是建筑,还包括地景,他们把美国大峡谷也包扎起来,到今天来看,他们是全世界最出名的两位艺术家,没有人不知道他们。他们后来去佛罗里达,又把整个佛罗里达外海的一些小岛包起来,他们每包一次,就有一个新的主题,新的画集出现,这种以“虚”,以包裹的概念呈现的一种美,是一种轻薄的美。其实我们喜欢看到一些东西是有根的,是长出来的,但是投影这种概念,它是可以从无中生有的,它可以来自于没有根的部分。

好,第一个阶段就讲完了,我们称之为数位革命,就是计算机的革命。

生物革命

其实从我们的角度来看,生物革命是对生命重新的认识,这也和计算机革命有关系。我在读哈佛时顺便还修了麻省理工学院的两堂课,在它的媒体实验室里面有一堂课叫做人工智慧。如果今天IBM要跟世界上最有名的西洋棋选手下棋,要赢他,这是人的智慧和计算机的智慧的对抗。当时来讲,所有的计算机,包括美国国防这种科技的计算机,它们有着高超的运算能力。但是“人工智能”开始做一些视觉的、听觉的变化的时候,它就知道原来人类有些最基本的能力,是这些超级电脑比不上的。举例来讲“视觉”,小孩子在六至八个月以后,可以在一群人中认出他的妈妈,虽然他那么小,什么能力都不行,但是他可以找到他的妈妈已经很厉害。而迄今为止我们已经在计算机中投入了很多资金,它可以从遮住的半张脸,或只是通过一个嘴巴辨别出这个人是谁,但它无法在一堆人中辨别出某一个人。

小孩子跟大人学话的时候,你讲一句话,他学你讲一句,那你说“你是笨蛋”,他说“你是笨蛋”,那你故意逗他玩“我是笨蛋”的时候,小孩子说“你是笨蛋”,他也懂得语言有一些关键性。所以语言有很多多样性,很多的双关语,很多的复杂性,这些来自于对于语言的一种长期适应,一种多方面的连接。所以我们国内很多人会觉得奇怪,为什么欧洲很多小孩子可以讲或听九国语言,看到西班牙人讲西班牙语,看到德国人讲德语,看到意大利人讲意大利语,他可以立即反应。这表明人脑的复杂性,还有生物的能力超越了很多我们平常的理解,生物是一个非常丰富而复杂的现象和结果。经过几亿年的物竞天择的演变,成为今天我们在座的各位,甚至很多小昆虫也有非常独特的生存能力。它又来自于一个DNA的演化,每一个物种的演化,都是从小的DNA演化而来的。DNA像一组生物的密码,它把你生命成长的过程,一个阶段一个阶段慢慢的推演。

你什么时候能牙牙学语,什么时间能够站起来走路?什么时间能够跑步?什么时间开始长出喉结,长出头发?女人的胸部开始变得比较丰满?在这样的运作里面,那组密码到了时间就让你改变,年龄到了一定阶段要衰老,都是这个密码控制的阶段。通过这些我们才知道生物里面有很多细节,为什么我们这么的复杂,一个人体里有几百亿,甚至几兆的小细胞在身体里面组合,为什么我们每次繁衍下一代的时候,又是用单细胞繁衍,你会奇怪这是为什么?人类这么复杂而聪明的物种,为了下一代的繁殖,又回到父亲的精子和母亲的卵子各自分解成一半的DNA,再结合成的单细胞的受精卵中。一颗细胞再繁衍*人类的下一代。为什么这样的复杂动物,需要这样的一个过程?原来在繁衍的过程里,一个很奇特的事必须从一个单一的起点开始,它才能成为一个新的物种,物种在物尽天择的过程里,很多都是通过多细胞的分裂繁殖,像很多植物这样。

但是你要成为一个智慧型的物种,就需不断改进,不断的调整你的适应性,你必须经历DNA的一个单细胞再生长的过程。过程里面保证了你的成长的是没有瑕疵,不会被破坏,当然很多人生出来是有瑕疵的。所谓物种,两个物种近亲繁殖,会产生很多家族的遗传疾病。因为每个DNA都有它破坏的地方,所以借着两组DNA结合以后,越远距离的基金结合,某个基因有破坏的地方,会被另外一半的基因弥补掉,所以基因能保持一个完整和正常的生命的成长过程。在这个生物革命的过程中,我们开始对生命重新认识。所以在1996年英国实验室里出现了一只“多利羊”。 多利羊是通过母羊身体中的一个单细胞繁衍,人们在母羊身体中取出了一个单细胞,细胞有细胞核和细胞膜,人们把细胞核单独抓出来,把细胞膜拿走,然后放入到另外一个去除了细胞核的细胞中。经过几个月,这个细胞在母羊的子宫内进一步分化和发育,最后生出了这只小样,并取名为“多利”。

多利羊的出生不是用传统的生殖细胞的方式。这个复制的生物,DNA是一模一样的并且是完整的,就叫做生物密码。我们号称独一无二的东西,某一天出来了一个同它一模一样的,生物遗传这种复制的观念出现的时候,就是生物密码出现了问题。通过生物这种DNA的观念趋势,我们认为一个生物细胞是很单纯的一个细胞膜配一个细胞核,其实并非如此。从生物演化里,光是小的单细胞的水生植物,如水藻,它虽然很小,也是单细胞,但是非常丰富。比如昆虫,上亿种的昆虫,每一种都有不同的生存的法宝生存能力。它之所以长成今天的样子,是经历了几万年的挑战和淘汰之后的结果,它非常不容易才出现这样的结果。这个结果告诉我们,每一种物种的能力,都来自于它适应的能力,是它跟周围的谋职、生存、饮食、觅食的一个方法,或逃避追杀的一个过程结果。

再举例,混血儿,不同人种的女性与不同人种的男性结合之后,它会演变为不同的混血,但具备了某种人种的某一种特性,这种特******织在一个人的脸上。所以我们常常可以一眼就能辨别出对方是不是混血儿,因为他不像我们东方人,他有欧美或者有拉丁美洲的感觉。生物革命的有趣之处是在于这种混接之后,找不到接头的观念。这种观念与工业革命的区别是,工业革命的设计概念中做一尊雕塑,是由一块一块组合而成的,而生物革命则是一个整体。

想要破坏一个生物体,跟拆卸一个汽车不太一样。拆卸汽车的时候,如果你不想伤害一个引擎,你可以卸螺丝把引擎搬下来,但如果你不想伤害一个心脏,没法单独把心脏从人体里拆出来,因为心脏每一个细部跟人体都有关系。由此想到中国的针灸,中国针灸有七经八脉,有十二穴道。如果你有偏头痛,针灸师傅会在你的腿上或脚上哪里扎一扎,会让头痛缓解。所以说,工业革命的机械观念到人体就不适用了,从人体的观念来看,它每样东西是相连的,你头痛的部分和身体的其他部分连在一起。而在机械观念中,去修理汽车,如果汽车的前保险杆坏掉了,修车师傅却去猛敲后车盖,你会觉得这个师傅是不是出了毛病。但是人如果头痛,却可以扎针扎脚去治疗,这就是人体的连接的观念和工业个性的机械观念的区别。它来自一颗单细胞的成长,成长之后不断的分化,所以它是一个完整的整体,你要切割它来,切不出来,这就是内与外的关系。


亚洲色欲色欲www,青青青手机频在线观看,青青青视频手机在线18年观看,青青草原在线观看免费,青青青在线网站